中民投五年资本局解密
                        发布者:admin | 来源:棱镜 | 0评论 | 950查看 | 2019-02-18 10:05:53    

                        一笔30亿元私募债的技术性违约,揭开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民投?#20445;?#27969;动性危机的冰山一角。


                        这家于2014年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巨无霸民企,短短不过五年时间,资产规模由最初的300多亿元扩张到如今的3000多亿元,旗下管理着20多家一级子公司,业务遍及投资、地产物业、保险、融资租赁、新能源等多个版块。


                        光鲜之下的另一面,是其不断将短期借款投入到周期性长的产业当中,导致资产负债率已经攀升到2018年6月末的74.95%;而公?#38236;?#30408;利水平却一直波动不前。


                        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这家?#31350;?#32780;出的“民企航母?#20445;?#22312;制定产融集团的远大目标之后,不仅缺少基因,更缺少耐心。包括创始人董文标在内,一众习惯赚利差的民生银行系高管,难以厘清中民投的商业模式,“投(资)着投着?#32422;?#19979;海了,但又不具备游?#38236;?#33021;力”。


                        据腾讯《棱镜》不完全统计,2019年,中民投还将面临近200亿元的境内债券到期(兑付或行权)。


                        除却剧变的外部环境因素,中民投这五年,究竟?#32422;?#21448;做错了什么?


                        董家?#19978;?#30446;沉浮


                        如果不是1月29日那笔30亿元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PPN)构成?#29575;?#19978;的技术性违约,外界对于中民投的印象,还停留在其耀眼的“出生背景?#20445;约?#30524;花?#26376;业?#19994;务种类中。


                        坊间传闻,中民投这笔偿债?#24335;?#34987;一家农商行强行划走。


                        腾讯《棱镜?#22346;?#24713;,中民投的对公账户主要以兴业银行和招商银行为主,并未在农商行开设对公账户。


                        一位知情人士也否认了上述说法,“债券兑付日之前,中民投账上就没钱了,本想找一个金主借上30亿元,到了眼跟前,人家不愿借了”。


                        最终,上海市政府出面协调,中民投将中民外滩50%股份,作价121亿元转让给绿地集团,方才完成债券偿付。


                        中民外滩主要负责董家?#19978;?#30446;的开发,该项目宗地面积17.51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13.9万平方米,概算总投资604亿元,预计2021年完工。


                        这宗土地被视为中民投旗下最优质的资产。2014年11月18日,中民投协同旗下公司,以248.5亿元摘下这块地,成为当年上海名动一时的总价地王项目。


                        2017年上半年,中民投转让中民外滩45%股权予安信信托,后者发行总规模240亿元信托产?#26041;优蹋?#20854;中优先级180亿元,劣后级60亿元。


                        “?#31508;?#36825;笔投资大概率是明股实债,中民投可能与安信信托签署了抽屉协议,待中民投财务状况好转后,回购这笔股权。照现在情况,安信信托真的要当股东了。”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此次股权转让不久,中民投偿付一笔120亿元的银行贷款,现金流快速收紧。


                        “这笔银行贷款还是用来支付董家?#19978;?#30446;土地款,中民投还完这笔贷款后,流动性再就没好过。雪上加霜的是,经营性现金流入已经越来越少。”上述消息人士表示。


                        更早之前,危机已露出端倪。


                        例如,其发行的2018年第二期公司债仅获得筹资10.1亿元,远低于原定的25亿元拟发行规模;而拟发行不超过35.1亿元的第三期公司债,更是在去年12月5日直?#26377;?#24067;取消发行。


                        这些债券的用途都是为了“偿?#27807;?#26399;债务”。


                        中民投旗下子公司人士告诉腾讯《棱镜》,从2018年6月份开始,明?#24895;?#21040;公司?#24335;?#20986;现困难,该子公司几次通过旗下光伏资产进行融资,最大一笔没超过5亿元,“但是这笔钱在账上没呆几个小?#26412;?#34987;划到集团了”。


                        据他介绍,目前他所在的子公司面临裁?#20445;?#35009;员规模30%左右,“过几天就有十几个人离职”。


                        尽管中民投收到绿地项目转?#23186;?#20043;后最终兑付30亿元债券,但危机远未解除。


                        “民企航母”起航时


                        时间倒回到2014年8月,这是中民投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时刻。


                        彼时,它是唯一一家“中”字投民企,由全国工商联牵头组织、59家行业领先企业联合设立,注册资本500亿元……外界一度将它称之为“民企航母”。


                        时任中民投董事局主席的董文标?#31508;被?#24518;,中民投从真正?#33268;?#21040;创立仅用了一两个月的时间。按照正常的情况,这个过程至少需要1年。


                        在考察了日本商社、JP摩根和国内一些著名公司之后,中民投在成立之初迅速明确了其产融控股集团的整体战略,并首先落子在光伏、钢铁这些产能过剩的行业。在董文标看来,这是一座富矿,“很多人还没有发现他的价值”。


                        有了董文标创办中国民生银行成功的案例在前,作为一脉相承的中民投,在发起阶段就吸引了民企的极大兴趣。


                        即使在中民投完成注册之后,还有一些企业通过各种渠道向他表达希望入股的愿望。最终,中民投的初始股东定为59个,?#36127;?#27719;聚了?#31508;?#22269;内最顶尖的企业集团:巨人集团、泛海控股、苏宁等等。


                        不过,原定500亿元的注册资本至今尚未完全到位。


                        腾讯《棱镜》查询到,截至2018年10月,中民投共有63位股东,实收资本409.46亿元。其中,认缴比例最大的霍尔果斯市国信保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认缴84.54亿元,尚未出资;中泰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认缴注册资本20亿元,?#21040;?4亿元。


                        2017年1月,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选择清空中民投股权(投资10亿元,持股2%),他?#31508;备?#22806;界的解释是,“因我准备回民生银行担任董事,防止大家误解两者有关联,我已卖掉了全部中民投股份,辞去全部职务”。


                        “史玉柱从一开始就觉得中民投不赚钱,但在中民投刚成立时,他还是拿出10亿元,卖给全国工商联?#25237;?#25991;标一个面子。趁着重回民生银行当董事的借口,他先走一步。”一位接近中民投的人士对腾讯《棱镜》透露,不只是史玉柱,“泛海董事长卢志强当初投资中民投,同样也是投点钱,卖个人情”。


                        成立之初的揭牌仪式上,董文标信心满满地称,要争取用五年时间,把中民投打造成具有国?#31034;?#20105;力的、受人尊崇的、有?#20013;?#31454;争力的大型投资集团。


                        五年期限将至,中民投离这一目标仍相去甚远。董本人,也在2018年10月中民投第一届董事局任期届满后,不再连任。


                        三千亿资产四亿净利


                        中民投的体量到底有多大?这几年的经营状况又如?#21361;?#36825;是留给外界的一个疑问。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中民投未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报表口径资产总额为3096.51亿元,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合计144.64亿元,营业利润负0.68亿元,净利润12.60亿元,其中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47亿元。


                        根据腾讯《棱镜》的大致梳理,中民投旗下目前拥有资本管理与股权投资、综合物业销售及管理、保险、融资租赁、新能源、公务机托管六大业务版块。


                        截至2017年末,中民投合并?#27573;?#20869;一级子公司合计22家。


                        1.jpg

                        中民投业务版块及基本经营情况


                        其中,综合物业销售及管理、保险两大业务对于中民的收入贡献最大,两大版块加起来收入占比约6成。


                        不过,作为保险业务的主要?#24615;?#24179;台,思诺保险对于中民投的净利润贡献很有限,2016-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思诺保险?#30452;?#23454;现净利润0.51亿美元、负1.56亿美元和0.01亿美元。


                        从中民投公开的业绩来看,2018年或许是一个转折点。不论是资产增速、还是净利润,?#21152;?#26126;显放缓趋势。2018年上半年,中民投净利润为12.6亿元,仅为2017年全年的五分之一。


                        2.jpg

                        中民投2015年-2018年主要业绩指标,单位:亿元


                        伴随着大举扩张,中民投的资产负债率却逐年上升。


                        2015-2017年末及2018年6月末,其资产负债率?#30452;?#20026;67.23%、73.57%、74.89%和74.95%。刚性债务余额2015-2017年末?#30452;?#20026;651.02亿元、1422.91亿元和1736.22亿元。


                        评级机构新世纪资信评估公司分析称,随着战略投资及产业整合的?#24179;?#20013;民投业务板块不断扩张且部分项目处于集中投入阶?#21361;?#20135;生了大量的?#24335;?#38656;求,公司不断通过金融机构借款、直接债务融资工具、结构化融资主体等渠道进行融资,负债水平因此大幅攀升。


                        具体而言,截至2018年6月末,中民投已使用银行贷款767.63亿元;发行的?#24615;?#23384;续期的债券合计29支,待偿余额为474.94亿元。其中,仅2019年到期的债券就有17只,待偿余额超过200亿元。


                        进入2018年后,中民投发行的多期债券?#25216;?#29992;途均为偿?#27807;?#26399;债务。2018年,中民投共发行债券9只,存续7只,9只债券?#25216;式?#29992;途全部为还债。


                        可以说,中民投一直在“以债养债”。同是左手产业、右手投资的产融结合模式,复星集团耗时26年积累出5600亿元的总资产(截止2018年6月?#36164;?#25454;),中民投仅用4年时间,资产规模即突破3000亿元,秘诀之一即举债投资。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复星集团自身产业造血能力相对充足,产生的现金流可以给投资业务提供支持,这是年轻的中民投尚不具备的产业?#33258;獺?#32780;在最近三年,复星主动?#36134;?#25112;线,出售资产回笼现金,同期的中民投依旧在高速扩张。


                        ?#38480;?#30340;王牌业务


                        顶着“民企版中投“光环的中民投,股权投资一度是其王牌业务。


                        由于这几年股?#31508;?#22330;波动较大,中民投的投资?#25214;?#20063;明显受损。公开数据显示,2015-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中民投资本管理与股权投资板块?#30452;?#23454;现营业收入28.11亿元、11.81亿元、负20.07亿元和负4.23亿元。


                        中民投资本管理与股权投资业务成绩单,单位:亿元


                        中民投此?#38712;?#36164;本市场上定增均以“大手笔”著称。


                        2015年,中民投曾以48.91亿元参与上市公司阳光?#29301;?00671.SZ)定增取得其18.04%的股权。


                        一年之后,中民投又以30.14亿港元,受让亿达中国(HK:03639)53.02%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阳光城和亿达中国都是中民投股东方,阳光城彼时遭遇?#24335;?#38142;危机,亿达中国则源于创始人个人问题。


                        “中民投出手相助,属于公司与股东的关联交易。”接近中民投的消息人士透露,这种投资风格难?#32844;?#36140;,“可以理解成中民投帮助股东纾困,?#37096;?#20197;理解成中民投的股权投资高度依赖于股东的人际网络。”


                        屋漏偏逢连夜雨。股权投资业绩不佳之外,中民投旗下租赁业务又精准?#23433;?#38647;”。


                        中民投租赁旗下子公司中民投国?#39318;?#36161;的第三大客户为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阳光凯迪?#20445;?018年5月,阳光凯迪的控股子公?#31350;?#36842;生态所发行的中期?#26412;蕁?1凯迪MTN1”违约,阳光凯迪亦出现流动性困难,导致中民投该项目出现逾期。


                        截至2018年5月末,阳光凯迪项目剩余未偿金额为13.50亿元。


                        中民投国?#39318;?#36161;的其他风险客户还包括浙江金盾消防器材有限公司,涉及金额为0.69亿元;永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涉及金额为1.57亿元;温州市瓯江口开发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涉及金额为0.96亿元。


                        受上述诸多风险?#24405;?#30340;影响,截至2018年9月末,中民投国?#39318;?#36161;关注类贷款余额为16.60亿元,关注类占比为6.23%。


                        2018年10月29日,印尼狮航一波音737MAX-8客机发生坠机?#24405;?#35813;飞机正是由印尼狮航租自中民投航空租赁,机龄为0.3年。


                        不过,中民投航空租赁方面表示,由于按?#23637;?#38469;行业惯例购买了相关保险,公司认为中民投航空租赁预计损失风险可控。


                        银行家做光伏


                        外部环境?#26412;?#21464;化,只是导致中民投今日困局的原因之一,回过头来看,这部“民企航母”的触礁,也许从它起航之日起已经埋下了种子。


                        董文标是创办民生银行出身,而银行的商业模式相?#32422;?#21333;——在特许牌照加持之下,通过存款和贷款的利差盈利。


                        “银行是债权生意,即便产生坏债,还有贷款抵押物垫底。投资是股权生意,没有抵押物保?#24076;?#39118;险更大,对投资团队的专业能力要求很高。?#31508;?#24713;中民投商业模式的知情人士评价,中民投不只做投资,“做着做着?#32422;?#19979;海经营,这就需要操盘实业的企业家能力。”


                        例如,曾被中民投列为投资重中之重的光伏产业。


                        中民投成立之初即声明,公司未来5年内计划在光伏板块总投?#24335;?#36798;到1500亿元,“五年后将实现累计光伏装机容量20GW,中民投的目标是五年之内成为国内新能源老大。在光伏发电行业,五年内做到全球第一”。


                        “之所以投资光伏,是因为彼时光伏行业正火,而且中民投获得宁?#37027;?#25919;府的政策支持。?#31508;?#24713;这一板块业务的中民投内部人士表示,光伏行业的回报周期一般在25年左右,财务成本经年累月增加,而且发电上网还需当地发改委的路条批准,经营难度巨大。


                        截至2018年9月30日,中民新能已建光伏电站项目共计22个,无在建项目,总装机容量为126.60万KW(1.26GW),投资总额为101亿元。


                        ?#29575;?#19978;,如?#21496;?#22823;的财务压力之下,中民投曾?#32784;?#36890;过资本市场来缓解?#24335;?#21387;力,但几次努力均未获成功。


                        2015年7月,中民投与广发证券主要股东——辽宁成大(600739.SH)磋商,后者欲?#23637;?#20013;民投旗下囊括光伏产业投资、运营的中民新能部分或全部资产,最后却因估值?#21046;?#19981;了了之。


                        “因为价格上每股一两毛钱的?#21046;纾?#27809;能谈拢。?#31508;?#20013;民投还觉得光伏是个好生意,没想到现在砸手里了。”前述中民投内部人士说。


                        2018年4月,中民新能旗下中民新光借壳圣阳股份(002580.SZ)再次失败,原因为“资产状况比较复?#21360;薄V链耍?#20013;民投光伏业务再次失去套现退出的机会。


                        董文标是银行?#39029;?#36523;,追随他一起组建中民投的一些高管,同样来自于民生银行。“他们对投资和实业的专业能力是欠缺的,这两块的钱可比银行的钱难赚多了,不是有钱有(政府)资源就能搞定的。”上述中民投内部人士表示。


                        董文标退场之后


                        在董文标辞职之后,李怀珍接任中民投董事局主席。这一安排被上述内部人士评价为——?#39029;?#27604;能力更重要,“即便董文标退休了,他也想把中民投这摊子事交给一个他放心的人”。


                        “公?#38236;吶上?#26007;争很厉害,不同领导之间互相倾轧的现象很?#29616;亍!?#33267;少两位以上中民投内部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民生银行系不仅与外聘高管?#25353;?#26469;打去?#20445;?#20869;部同样风波不断,“李怀珍是董文标老乡和同学,因此董文标先前把李引入民生银行,后来又让他担任中民投总裁,但李是官员出身,个人能力一般,其他民生银行系出身的高管很不服他。”


                        前期依靠举债飞速扩张,业务高举高打的重资产模式,在面对复杂的经济环境和融资环境下,已然步履维艰。


                        中民投称,从2017年底,中民投就开始“双降双提?#20445;?#21363;降规模,提质量;降杠杆,提效率,实施战略转型。中民投总裁吕本献在2018年11月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也坦承,中民投现有的问题是业态相对分散和发展战略的不够聚焦,因此新业态难?#26376;?#22320;。


                        在此次债券兑付危机之后,中民投正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加快退出不符合战略转型方向的项目,进一步优化中民投的资本结构,使中民投获得全新的发展动力。


                        “董文标在今年1月份,还亲自拜访中信集团高层,寻求对方支持。”一位中民投前高管对《棱镜》表示,董文标并未完全“撒手不管”。另据媒体报道称,正大集团、中信集团、某大型资产管理公司,都是目前中民投潜在的战略投资者。


                        2月11日,正大集团副董事长杨小平正式出任中民投董事局联席主席,被视为正大集团即将入场的重要信号。


                        “作为国内第一家民投,并无模式?#23665;?#37492;,这四年多来探索尝试,既有经验分享,也有不足。”正如中民投?#32422;?#30340;坦承总结,第一次遭遇挫折的它,能否顺利掉头,?#19994;?#27491;确航向,外界都在关注着。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
                        北京赛车pk10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