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电气 巨头迷失
                        发布者:admin | 来源:中国经营报 | 0评论 | 952查看 | 2019-02-18 10:49:28    

                        曾经代表了美国电气时代辉煌的通用电气(GE),如今的境遇却如同巨人迟暮。


                        2月14日,GE股价收于10.37美元/股,市值约为870亿美元。而在2000年的鼎盛时期,GE的市值曾达到5940亿美元,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


                        在杰克·韦尔奇掌舵期间,GE的股价上涨接近28倍,这位GE传奇CEO的一生被世人津津?#20540;饋?001年9月,《杰克·韦尔奇?#28304;?#19968;经问世就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并以700万美元的天价创下当时美国专辑出版收入纪录。


                        但17年后,GE从神坛跌落民间。2018年,GE历史上的第十任CEO弗兰纳里在上任仅16个月后就被解雇。这位“短命”的CEO离任的背后是GE股价的跌跌不休,2018年全年GE股价下跌57%。此外,在这一年,标普道琼斯公司将GE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的成分股中剔除。


                        GE内部员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弗兰纳里对GE的改造思路是得到认可的,他的离?#38382;?#22240;为动作太慢了。”记者了解到,弗兰纳里的离任源于其缓慢的精简动作并未让股东满意,此外GE还面临着降低资产杠杆?#32422;?#25552;振电力业务等诸多难题。


                        韦尔奇的选择


                        在韦尔奇担任CEO期间,GE的股价上涨接近28倍,并于2000年以5940亿美元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


                        1878年,GE的前身爱迪生电灯公?#22659;?#31435;。一年后爱迪生在新泽西发明了第一只商用白炽灯。此后的几年时间里,爱迪生将电气商业化,并于1882年在纽约设立了美国第一个中央发电站。1892年,由老摩根出资,将爱迪生通用电气公司、汤姆逊-豪?#27807;?#22269;际电气公?#38236;热?#23478;公司合并,GE正式成立。


                        此后的八十余年时间里,GE不断扩充着?#32422;?#30340;版图。记者了解到,1939年GE在美国地区所辖工厂只有三十余家,到1976年底GE在美国的制造厂已经扩展至共224家。此外,GE在全球24个国家拥有113家制造厂,由此发展成为一家庞大的跨国公司。


                        正是在这一时期,GE传奇CEO杰克·韦尔奇加入了GE。1960年,韦尔奇以初级工程师的身份加入GE,并开启了他在GE长达40年的职业生涯。1981年,韦尔奇经过9年的考评,接替雷吉·琼斯就任GE第八任总裁。


                        在韦尔奇担任CEO期间,GE的股价上涨接近28倍,并于2000年以5940亿美元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


                        其中,被称为GE业绩增长发动机的金融业务功不可没。1977年GE金融服务开始起步,并在短时间内聚集了大批金融方面的人才。通过一系列的并?#35946;?#24352;之后,GE的金融业务遍及全球。


                        在韦尔奇掌舵下,GE的金融服务和制造业融为一体。韦尔奇曾经将GE金融的行?#36335;?#26684;描述为“先走后跑?#20445;?#22312;投身某个具体市场之前先小心地试探一番。GE涉及的金融领域也由最初的消费贷款逐渐扩展到汽?#24213;?#36161;、房地产投资甚至于私人信用卡领域。1980年,GE金融服务集团拥有10家企业,资产110亿美元,到2001年,GE金融已经拥有48个国家中的24家企业和3700亿美元资产。


                        在韦尔奇离任前的2000年,GE市值达到了5940亿美元,成为当时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


                        2001年9月,伊梅尔特接替韦尔奇成为GE的新任CEO。在其刚刚接任不久“9·11”?#24405;?#29190;发,国?#24066;问?#31361;变。


                        在GE内部,企业的性格也在转变。事实上,伊梅尔特与韦尔奇的性格差异非常明显。咄咄逼人而保守的韦尔奇让GE力图在本行业内成为领先?#25512;?#19994;,而富有亲和力的伊梅尔特领导企业的方式则是依靠其全球化的视野和前瞻性的思维。


                        韦尔奇时代GE约70%的收入来自美国,而伊梅尔特时代,截至2016年,GE超过60%的订单来自于全球市场,全球增长每年达到5%~10%,85%的飞机发动机?#32422;?#29123;气?#21482;?#38144;往海外。


                        豪赌工业互联网


                        前瞻性的思维打造出的GE数字业务更像是伊梅尔特的一次豪赌,但是正是这一业务,让GE深陷其中。


                        在伊梅尔特接任CEO之时,GE利润的60%由金融业务贡献。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直接让GE尝到了苦果。2008年一年内GE股价下跌42%。伊梅尔特随即决定转变方向,剥离金融业务回归制造业。


                        伊梅尔特将GE回归制造业的着力点选择在了工业互联网。前瞻性的思维打造出的GE数字业务更像是伊梅尔特的一次豪赌,但是正是这一业务,让GE深陷其中。


                        2012年,GE率先提出了工业互联网的概念。2013年,GE投资PaaS(平台即服务)厂商Pivotal。随后开发出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GE对这一平台寄予厚望,并加速推动Predix的开发。2014年,Predix宣布开源开放。2015年,GE推出Predix2.0,推出开发者平台Predix.io开发者平台,第三方开发者可以利用平台来开发软件。同年,GE整合软件和IT资产,成立数字部门GEdigital。


                        2016年,GE数字业务部门斥资4.95亿美元并购机械分析公司Meridium,随后再次以9.15亿美元?#23637;?#20102;加利福尼亚州普?#25104;?#39039;的ServiceMax公司。


                        但GE的数字化之路却并不平坦。事实上,与GE业务构成非常相似的西门子也在面临着工业互联网的诱惑。ToB市场的广阔前景让各大工业企业垂?#36873;?#28982;而,西门子、ABB、施耐德等电气巨头在面对工业互联网时选择了更为稳妥的垂直纵深式发展思路。在外界看来2016年前后的市场中,无论是工业互联网还是工业4.0都是一个?#28072;?#32780;并非赚钱的部门。


                        而GE选择的却是其中最?#28072;?#30340;全域覆盖的方式,这直接导致了GE数字业务的连年亏损。起初Predix平台还只是一个基于PaaS平台的产品,随着开发的?#24179;琍redix已经包括边缘+平台+应用三部分。这就要求在几乎无限个控?#24179;?#28857;上收集数据,从而?#36842;?#32508;合判断的效果。


                        “GE在工业互联网方面的动作太过激进了,工业涉及到的领域太多了。举个例子,在生产精密医疗设备的工厂中的数据精度必然会和生产大宗化学品的企业有很大区别。想要?#36842;?#20840;覆盖非常困难。”一名了解GE的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


                        此外,制造业企业在面对工业领域时的边?#31034;?#23450;了GE数字业务在涉足未知领域时的开放程度,这直接制约了工业互联网的?#24179;?#31243;度。非核心数据对与行业的撬动作用显得微不足道。最终,GE数字业务的运行轨迹与伊梅尔特所设想的“数字化”背道而驰。


                        2018年12月,GE成立工业互联网软件公司,公司包含包括Pre-dix平台、资产绩效管理(APM)、自动化(HMI/SCADA)等内容。这家公?#38236;?#24066;值仅12亿美元。此外,GE还宣布将出售此前?#23637;?#30340;Ser-viceMax的大部分股份。


                        在GE数字业务独立运营后,战略思路也发生了调整。GE在回复本报记者时表示:“作为一家独立运营的公司,我们的数字业务将专注核心垂直领域。”


                        “CEO太慢了”


                        “弗兰纳里对GE的改造思路是得到认可的,他的离?#38382;?#22240;为动作太慢了。”


                        2017年6月13日,GE历史上的第十任CEO弗兰纳里上任。与伊梅尔特接手时的盛世?#29004;?#24343;兰纳里接手的GE则需要全面整修。


                        弗兰纳里上任之初即启动了一系列瘦身计划,并将2018年称为“重启之年”。2017年11月13日弗兰纳里在投资者大会上发言时表示:“GE未来将会进行总额超过200亿美元的资产和业务剥离,包括运输、工业解决方?#31119;℅EIS)、电流和照明?#32422;?#33509;干中小业务板块。”


                        随后,GE宣布未来将聚?#36141;?#31354;、发电和可再生能源三大领域。后来,GE出售了照明业务、并将工业解决方案部门以26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ABB,将运输业务以111亿美元出售给美国西屋制动公司;剥离医疗保健业务并将GE医疗独立运营,并将撤出对美国?#22836;?#20225;业贝克休斯的所有股份,而在撤出的4个月前,GE刚刚斥资320亿美元完成了?#21592;?#20811;休斯的全资?#23637;骸?/p>


                        即便如此,仍然没能让GE的股东满意。2018年10月1日,GE宣布以并购重组著称的拉里·卡尔普将接替弗兰纳里出任公司董事长兼CEO,卡尔普也成为了GE首任非企业内部选拔的CEO。


                        GE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弗兰纳里对GE的改造思路是得到认可的,他的离?#38382;?#22240;为动作太慢了。”在该人士看来,弗兰纳里缓慢的精简动作最终导致其离任。


                        记者了解到,GE工业?#20302;?#22312;2018年签署或完成了价值200亿美元的资产处置计划。GE金融在第四季度完成了80亿美元的资产销售?#21364;?#26045;。此外,2018年偿还了210亿美元的外债。


                        上述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新任CEO就任后,GE还将沿着精简企业的道路前进,2018Q4的业绩已经证明了这?#33268;?#32447;的正确。公司内?#20811;?#20570;的调整在未来将有更好的成果。”


                        GE在回复本报记者时表示:“未来,集团还将减少GE发电集团的层级,明晰权责,?#32435;?#19994;务的成本结构。调整全球增长组织(GGO)的重点,以支?#20013;?#20852;市场的业务增长。将可再生能源业务和电网资产整合进GE可再生能源集团。”可以?#25285;?#30446;前的GE正在与时间赛跑。其中最为明显的是其电力业务。


                        记者了解到,通用电气2018年第四季度营收332.8亿美元,超出分析师预期。GE股价也因此在财报发布当日上涨超过15%。


                        但是,在面对国际能源格局变革的大环境下,作为GE既定主业之一的电力业务却呈现出一贯的疲软表现。通用电气2018年第四季度发电部门营收68亿美元,同比下降25%。


                        拉里·卡尔普在就任时表示,发电集团业务疲软将导致之前发布的2018自?#19978;?#37329;流和每股盈利指标无法达成。


                        GE方面向本报记者表示:“公司CEO拉里·卡尔普指出了电力部门业务表现不佳的三大原因:对市场现状的反应速度缓慢、非业务运营层面的阻力和自身的执行问题。不得不?#25285;?#30446;前?#28304;?#20110;扭转发电业务的初期,因而这一过程需要时间。”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
                        北京赛车pk10免费计划